?|?首页?|?促进会简介?|?促进会动态?|?甘泉史迹?|?甘泉文学?|?甘泉研究?|?慈善公益?|?各界交流?|?活动相册?|?会员风采?|?留言建议?|?会员中心 |
一首诗与几个人的故事
——记先辈湛甘泉草书真迹《过清溪》石刻诗碑出土的考证
作者:湛柱辉????文章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750????更新时间:2015-5-27   ????????★★★   【字体:

?从明代嘉靖十九年(1536年)至2014年,时空穿梭了478年。

2014年7月22日中午12时15分,我刚刚在新塘镇政府开罢首届“湛甘泉文化节”第二次筹备会议,接到黄振楼的电话:“湛兄,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刚才在潮水古寺重修扩路时挖出了一块石碑,断成两截,左下角崩了一角,碑上有‘吾爱三黄生’的诗,下款有‘大明吏部尚书湛甘泉书’字迹”。我听了十分激动,先辈甘泉公整首诗传世真迹诗碑十分罕见,所以十分珍贵,这应是重大发现。我立即对黄振楼讲:“我近日即前往清溪现场一趟”。并嘱咐他,要派人日夜看守石碑,不要被人损坏和盗窃了,并着其马上给我发个信息,将刚才与我通话的内容简略说明。16时56分,黄振楼发来信息:“湛生、何生: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湛公亲笔题诗‘吾爱三黄生,······清溪。吾爱清溪水······’,那草书‘大明吏部尚书’很清晰,石雕今天找到了!约1米多高、约80公分宽、10多公分厚。迟点我拓印一份送给您们!”

其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我即回复信息:“十分振奋人心的消息!可喜可贺!”

我与会员何以根通了电话,认为清溪出土甘泉手迹诗碑是重大发现,要马上组织甘泉文化促进会十余人赴清溪村考察,同时将拓印件取回来。先辈甘泉诗作中起码有八首都提到“清溪”和“灵泉”,还有书籍记载甘泉公在清溪办了书院。

我和黄振楼素未谋面,只知晓他是清溪所在镇——沙口镇的党委委员,负责“潮水古寺”的重修工作。会员何以根曾于6月26日至27日,为寻觅甘泉诗歌中有“灵泉”一说及“灵泉”两字石崖石刻,专程前往“灵泉”和“潮水寺遗址”在清溪村旁边的“灵泉”重修工地见过面,当晚受到黄振楼在清溪村的热情接待,黄振楼还与我通了电话,电话中,方知其是“三黄生”第16代子孙,1963年出生,属兔;我是湛甘泉第16代嫡孙,1951年出生,也是属兔的,刚好年长黄振楼一个年轮,都是农历八月廿日出生,我俩都说真是太巧了!

据了解,清溪村集体收入较低,青壮劳动力一般都到珠江三角洲打工,或做小生意去了,村民生活水平不高,考虑此种情况,确定本次赴清溪不应给对方增加经济负担,“甘泉文化促进会”人员AA制参加活动。我将黄振楼7月22日发给我的信息文字前加上“这是当年若水诗句‘吾爱三黄生’的第16代嫡孙黄振楼发来的,甘泉文化促进会准备近日AA制前往,伟健组织一下”转发给副秘书长湛伟健,着其组织会员前往。伟健复电曰:“如果他拓印过来,并给照片的话,不用过去了。”我即复伟健:“我还是确定过去一趟。”?

重大发现,事不宜迟。我确定开小车尽早AA制赶赴清溪。路途遥远,来回700公里,陈克、何以根、柱炘、灿辉等人踊跃参加,确定于26日上午启程赶赴清溪,27日返新塘。

我着何以根将我们5人赴清溪的消息告知黄振楼,振楼将路线图发给我:“湛生,您好,到‘英德市沙口镇人民政府(清溪潮水古寺)’可在行车导航设置。路线:广州→京珠高速→大镇英德站下高速,右转走S347线→到望埠镇→T字路口,右转走S253线(约18公里)到达目的地,可随时给我电话询问!谢谢您!”

2014年7月26日,阳光普照,我们一行5人,一路笑语,直奔清溪。小车转入S253省道,在清溪村民委员会大门外,我与黄振楼首度见面了。是他?先辈甘泉公“过清溪”诗中“吾爱三黄生”中黄绪的第16代玄孙?敦实的身板,稍胖的“佛爷相”,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我俩向对方走来,两双眼睛泛着泪光,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您好!”“您好!”我紧紧抱住黄振楼的双肩。明代三部尚书湛甘泉的第16代嫡孙湛柱辉与湛甘泉当年所作诗歌“过清溪”云及的“三黄生”第16代玄孙黄振楼因该诗碑相遇了。

新塘同往人员和黄振楼夫人见证了这一幕。

随行各位作简单见面介绍后,随即赶往出土石碑现场,沿着刚好能行驶一辆小车的弯曲的上山水泥路,到了凤凰山脚,前方就是刚开挖的泥泞山路了,路边还有小型挖掘机在挖土扩路,大家只能下车步行。据黄振楼讲,此路是用于运输建筑材料的简易路,以后古寺修好后才筑成水泥路,只允许游人步行。沿着陡峭的简易路,步行500余米,只见路旁放了两块很旧的石碑,黄振楼指着其中一块断成两截的石碑说,这就是甘泉先生草书手迹诗碑了。据黄振楼描述发现石碑处在“潮水古寺”正前方地坪下方处,古时的小道旁。7月22日沙口镇政府重修“潮水古寺”扩小道时挖出,深埋地下,碑面朝下,故字迹风化较少。在猛烈的阳光下,只见石碑呈青灰色,材质是当地盛产的石灰岩,断成两截,左下角崩了一小角,略估算一下,石碑连榫口总高约2米,碑面高约185公分,宽约88公分,厚约15公分,俯身细看,字迹隐约可辨。

此时,早已等候在此的当地退休原市志办公室于宪宝老先生即着手进行拓印。

黄振楼指点着附近的两个地方说,这里是当年湛甘泉先生捐建的“观澜亭”(又名观潮亭)和“超然堂”,用来游憩、讲学。

趁着拓印的空隙,我们一行再前往约200米,到了“灵泉”,紧靠“灵泉”前是一块约800平方米的开阔地,是凤凰山唯一一块开阔地,开阔地上都是建筑物的遗址,遗址有残存的墙体和墙脚、石柱、石墪,还有沙口镇政府新近挂的“潮水古寺修复立体图”大幅图片和其他图文挂件,还有香烛等。原来当地政府在6月8日在这里举行了该遗址的重修仪式。现该遗址称为“潮水古寺”。先辈甘泉公草书诗碑的碑座横亘在遗址前坪上,长约一米,中间有条槽,是用于与石碑榫合的,碑座前约一米,就是成90°的峭壁,峭壁有4至5米高,下方就是古时小路,诗碑就是在小路扩路时挖出来的。估计诗碑被毁时是先将诗碑与碑座拆离,然后将诗碑推下峭壁的。

万幸是诗碑被推下峭壁埋在地下,才使碑刻字体保存得这么清晰,否则早已风化模糊了。

光阴返回到478年前——明代嘉靖十九年(1536年)丙申九月廿二日,时任吏部尚书的湛若水,乘船沿北江而下,途径清溪河(北江清溪村段),泊船于河湾,下榻清溪驿站,清溪村位于英德与韶关之间,畔江而建,此段北江古称清溪河,宋、元、明、清均设有巡检司和驿站,自古是广东经湖南、江西,到南京、北京的水路交通要地。但见商铺酒楼茶肆林立,商贾交往频繁,车水马龙。日,先辈甘泉公一袭布衣,在黄绣、黄绪、黄宸三位学生的陪同下,迎着习习江风,信步登上凤凰山的“灵泉”,听隐如雷鸣的泉水声,掬一把泉水抿入口中,“灵泉”之水甜若甘露,顿时心旷神怡,兴之所致,吩咐随行书童研墨铺绢,在其捐资所办及讲学的“甘泉书院”(灵泉馆谷),信手一挥而就,写下“吾爱三黄生······”诗歌草书,其学生黄绣、黄绪、黄宸如获至宝,着工匠铭刻石碑,恭敬矗立在“甘泉书院”门前······

从当地政编印的文史资料(注2)(注9)看,有关“潮水古寺”、“灵泉”的记录有“宋代苏轼南下英州(现英德),造访潮水‘灵泉’的;记录有南宋陆游介绍英州石山的;明代湛若水捐建‘观澜亭’、‘超然堂’作游憩、讲学之所,并前后作诗八首的;记录有明代嘉靖丙午年到韶州府知府陈大伦在潮水寺建“精庐”并题匾的;记录有明清两朝供养碑文,英德县志·题有《黄城省民亭记》的;记录有明代韶州知府符锡题匾的:记录有明代嘉靖四十年、明代隆庆五年重修、明代天启三年“重修潮水庵碑”立碑的;记录有清康熙五十九年集资重修的;记录有清代韶州府知府彭辂游潮水古寺作诗的;记录有清康熙年英德知县田从典参拜潮水遇潮喷而弄湿了衣裳后升京城任二品官趣事的。

但却未见记录今次出土的甘泉草书诗碑事,可见该石碑深埋地下淹没了数百年了。

遗址所在处是“凤凰山”的半山腰,正前方一马平川,约3公里远就是北江(当地人至今仍称清溪河),江对岸天际处是“十二重叠峰”;左近处是“狮山”、“青龙山”,左远处是“鸡山”;右近处是“鹅山”,右远处是“象山”、“虎山”,“象山”与“虎山”之间有个小山包,叫“木鱼山”。这七座形象逼真的山体与银带似的清溪河、天际那边的山峦,连成一体,不由使人感叹:此乃风水宝地也!

遗址后靠山腰岩处,就是“灵泉”所在。出水口的岩洞上方有阴刻篆书“灵泉”二字。此泉水奇异之处是犹如海潮有潮涨潮落,泉水会突然喷涌而出并伴有“隆隆”之声,稍倾,泉水又会慢慢变细,缓慢淌出,甚为奇妙!

“灵泉”在一天之中,会有数次或十数次喷涌现象,当地人称为“发潮”,并称“发潮”之景象为“大吉大利大喜”之好兆头。

为见证我们新塘五人“光临”此地之“大吉大利大喜”,黄振楼着我站在“灵泉”洞口前面,他随后,陈克、何以根、湛柱炘、湛灿辉成半月型站立,我与他一齐大喊“发潮”“发潮”,片刻,说也奇怪,原本慢慢流淌的泉水,渐渐加快直至伴随隆隆之声喷涌而出,持续十余分钟,黄振楼讲,喷涌持续十余分钟是很少见的。我趋前用双手在洞口掬了几把泉水喝下去,甘甜甘甜的,沁入肺腑。众人依次掬水痛饮,大叫过瘾。

此时拓印件已完成,众人急忙返回诗碑处。但见拓印件上字迹较为清晰。我们手执自带来的“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60页(注1-1、1-2),和“英德历史文化普及读本”第141和第142页(注2)(复印件)上甘泉诗“过清溪”与碑刻草书拓印件进行仔细对照,尤其是对个别单独较难辨认的草书进行推敲。

集大家的所见,确认《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60页上刊登的诗歌全文“过清溪”与碑刻诗歌全文完全无误,诗歌全文为:

吾爱三黄生,排闼临清溪。

吾爱清溪水,浣此胸中泥。

泥滓消且尽,心月澄光辉。

还闻山上泉,灵异天下奇。

朝夕应潮起,其声隐如雷。

乃知气机鼓,通窍靡高卑。

此溪何所自?此泉何所为?

因悟一本理,共君契玄机。

吾欲卜泉上,相与日追随。

诗歌全文共90个字,石刻诗碑下款为:

“右过清溪太学生黄绣黄绪黄宸共谈异泉之胜值此以为他时往观卜筑之张本?嘉靖丙申九月廿二日资政大(注3)夫南京吏部尚书前祭酒侍读经筵讲官湛若水书”。

碑刻下款为63个字(由于碑缺左下角,故少了“大”字)。

碑刻文字共153个字(诗文90个字加上下款文63字)。

碑刻草书上有四个“泉”字,两个“水”字,与先辈甘泉公留存于世的石刻、木刻题字中的署名草书“甘泉”两字中的“泉”字,“若水”两字中的“水”字,从字形、字体、字势如出一辙,我认为是先辈甘泉公真迹无疑。

拓件上部拱形和左右两边呈云纹状,下边呈莲花状。

众人甚为欣喜。时近中午一点多,大家的肚子已咕咕的叫,收拾好拓件后,驱车前往沙口镇政府所在地,简单午餐后,黄振楼领车,直奔清溪老村。老村依北江而建,延绵约3华里,黄振楼逐一介绍建筑物——“凤凰大庙”、“伏波祠”、“黄氏家庙”、“驿站”……,沿着河堤,指点着靠近河堤的江面,这是昔日“凤凰台”、“码头”、“浅滩”,并解释说,由于政府发电需要,建了拦河坝,提高了水位,故这些地方都淹掉了。我们随着黄振楼的引路,一路观看这沿江一带,确实是当年的水运交通要地,仿佛繁华的古时清溪村浮现在眼前。

先辈甘泉公有不少诗歌是吟诵清溪的,如《过清溪》(注1-1,注1-2),《吊伏波将军辞》(注4),等等,还有吟诵英德清远的,如《曲江吟》(注5),《重观碧落后洞四大字》(注6),《过清远峡望飞来寺》(注7)等。

偌大的老村落的房屋大都闲置,“庙”和“祠”祭台上一捆一捆的香烛,香炉上插满旧的、新的香烛脚,我们均逐间上香叩拜。偶有水牛悠闲自得地溜达,还用鼻子嗅嗅我们停在岸边的小车,两个小童光着屁股在“埗头”戏水玩耍,宽阔的江面,微风吹起波浪,拍打着长满杂草的堤岸,发出哗哗的响声。

众人走马观花地沿老村堤岸转了一趟,晚霞烧红了天边,大家议论着清溪老村的变迁,议论着先辈甘泉公在清溪村留下的踪迹,返回镇区。晚餐菜肴,是当地的土特产,例如鲜笋肥肉汤等。沙口镇的镇长、副书记、科教文体办公室的主任、沙溪村黄氏代表,席开两桌,喝了酒店自泡的药材酒,互相举杯把盏,气氛热烈。

席间,黄振楼再一次向大家介绍先辈甘泉公与其太公黄绪的师生关系,介绍了先辈甘泉公与我的关系,黄绪与他的关系,我与他的多处巧合关系。大家都讲,真是太巧了!

入榻旅店,众人兴致未尽,新塘一行五人叫上黄振楼、于宪宝集中一室,再一次将拓件铺开,对照看带来的书籍和其他图文,再一次进行文字校对。

书籍和其他图文有:

1、《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万博体育manbetx app_app store下载的万博_西甲联赛直播(万博app)编?2013年版;

2、《英德历史文化普及读本?历史社会篇?湛若水》?英德市政协文史委编?2012年版的第141-142页,这是陈克从该书复印分发给各位的;

3、《重修潮水古寺说明》及“潮水古寺”遗址悬挂的图片拍摄相片。????

经仔细对照后,众人再一次确认:

1、《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刊登的甘泉诗歌《过清溪》全文与诗碑草书诗歌全文完全无误。

2、①《英德历史文化普及读本?历史社会篇?湛若水》和《重修潮水古寺数说明》及图文中甘泉诗歌石碑草书石刻诗歌存在误差:

诗歌中第五句“渣”字应为“泥”字;第八句“遥”字应为“还”字;第十二句“无”字应为“靡”字;第十四句“溪”字应为“泉”字;第十六句“若”字应为“共”字;“幽”字应为“玄”字;第十八句“与”字应为“相”字;“君”字应为“与”字,共八字有误。

还有其他误差:

a、“湛若水……直任至70岁,才被批准告老还乡……”,“70岁”应为“75岁”;

b、“湛若水……明嘉靖十九年(1540年)……”,“(1540年)”应为“(1536年)”;

我们提醒黄振楼和于宪宝俩位,要告知英德市和沙口镇相关部门更正。

喝着当地茶泡的茶水,你一言我一语,畅谈先辈甘泉公在英德、清溪的轶事和留存于两地的其他诗歌和石刻,不觉间已夜深,明天(27日)要考察英德市的“碧落洞”(碧落洞有关于湛甘泉的题刻),遂互道晚安,各自回房就寝。

一觉醒来,草草用完早餐,直奔英德“碧落洞”寻访甘泉先生题字石刻。当天返回新塘。

返新塘后,我将碑刻拓件展示和告知新塘本土数位书法爱好者,请他们鉴赏一番,考虑到该拓件对研究先辈甘泉公诗歌和书法有重大的研究价值,有必要装裱一幅用于展览的上乘拓件和复制一块石碑。我与陈克商讨后,再与增城市文体旅游局许科副局长联系,许副局长着我与市博物馆蔡美新联系,蔡美新是拓件的行家里手,决定再赴英德清溪,重新拓印诗碑。

8月22日,我、何以根、增城市博物馆蔡美新等,带上专业拓印宣纸和传统拓印工具及材料,再一次直奔清溪,此次的唯一目的是拓印可用于展览的碑刻拓印件。

8月23日起个大早,与黄振楼一会合,8时左右就到达现场。早前几天,当地不是阵雨就是大雨,今天天公作美,整天阳光普照,是野外拓印的绝好天气。这次拓印采用了与上次完全不同的工艺、材料和工具,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三幅上乘的拓印件,一幅留存增城市文化促进会作展览之用,一幅赠与增城市博物馆,一幅赠与英德市沙口镇政府(清溪村所在镇)。

更可喜的是,今次拓印件不仅字迹更为清晰了,碑面拱形处的云纹状居然是“双龙戏珠”,双龙清晰凸现,(第一次拓印件是辨认不出来的),可见该石碑规格之高。

在遗址横亘的石柱上,还拓印出:“庞嵩崔柏周坦庞一德同谒甘泉先生书院利宸黄统作东?隆庆辛未仲冬”。

先辈甘泉公“以兴学育贤为己任,所至之地,咸有精舍赡田,以馆毂来学,故所造就之士,皆有得于先生之学,以淑其身,以惠诸人,是表之在门弟矣。……士三千九百有余,於其乡则有甘泉、独冈、莲洞馆毂……,英德则有清溪、灵泉馆毂……”(注10-1、注10-2)。可见该遗址“潮水古寺”就是其当年办学之所。先辈甘泉公一生以教书育人为己任。以俸禄遍设书院、供养书院、管理书院、亲执教鞭,其鞠躬尽瘁之精神使人敬仰!

我再一次站立在先辈甘泉公办学的遗址上,近处山岗翠绿,田园阡陌,极目远眺,峰峦层叠连天际之处,我仿佛看到先辈甘泉公一袭布衣,正手捧教案,谆谆教诲弟子的飘逸身影。

注1-1湛若水《泉翁大全文集》?卷之四十四?五言古诗?载全书第410页至420页,门人江都沈珠等校对

注1-2《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60页

注2、《英德历史文化普及读本?历史社会篇?湛若水》英德市政协文史委出版?二〇一二版

注3、见现场石碑照片,缺了左下角,故缺了“大”子。

注4、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131页

注5、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20页

注6、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144页

注7、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144页

注8-1湛若水31?附录?《甘泉先生文集》?卷之三十二?外集?墓表南京

兵部尚书甘泉湛先生?晚生吉水罗洪先撰

8-2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253页

注9、《重修潮水古寺说明》英德市沙口镇人民政府编印

注10-1?湛若水31?附录?《甘泉先生文集》?卷之三十二?外集?墓表南

京兵部尚书甘泉湛先生?晚生吉水罗洪先撰

10-2??湛甘泉文化研究系列丛书汇编第二期?第253页

文章录入:湛柱辉????责任编辑:湛柱辉?
  • 上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地址:增城市新塘镇解放路市头大街30号(新塘菊泉中学?湛甘泉府第?尚书府) 邮政编码:511340
    增城市湛甘泉促进会版权所有 2011 粤ICP备11041964号